合作伙伴家人

摯愛無悔——同事、合作伙伴和家人眼中的孫波【2】--黨建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06-29 人气:3157

  在工作中,孫波是個嚴厲的領導。“如果你的匯報准備不充分,說不到點上,他會直接打斷你,毫不留情,即使是最好的朋友。”孟向東說。

  在合作伙伴眼中,孫波既是一位最難對付的談判對手,又是一位最值得尊重的伙伴,還是一位可以信賴的朋友。

  “他這樣的人太少太少。”曾一起合作的德國ILF咨詢公司駐京辦主任瑪緹羅森反復說,“他的幽默,他的敬業精神,他對人的理解,對工作的承受能力都很強。我和他有很多故事,但這個時刻我什麼都說不出。”

  他去世后,烏茲別克斯坦總理在一次談判中,親自提出為孫波默哀。哈薩克斯坦石油天然氣公司前總經理卡拉巴林建議以孫波的名字命名哈薩克斯坦境內油氣設施。

  2011年,孫波獲得哈薩克斯坦授予外國人士最高榮譽獎章——哈薩克斯坦共和國二級“友誼”勛章。

  孫波在中亞管道公司專門下文,往返國內外隻允許一位領導和一位工作人員接送,這也是為了在往返機場的路上開展工作。

  與此相對,他要求海外員工出國、回國,必須接送。“讓大家一踏上祖國的土地,就能看到自己人的笑臉。”

  2011年,孫波患靜脈曲張愈發嚴重,本來下決心要去醫院做手術。但大夫告訴他,手術后一周不能下地、3個月不能劇烈運動、半年不能坐飛機。孫波很激動:“我的戰場在海外,怎麼可以不乘飛機!”他放棄了手術,隻做一些藥劑治療。

  也是因為工作,孫波一再推遲體檢。他昏迷后,腦部主動脈血管瘤直徑達4厘米。

  孫波是個孝子,他父親身患癌症,母親心臟不好,他將父母接到北京照顧。母親擔心他坐飛機,他每次落地都先給母親打電話報平安,不管多忙,每天都要給母親打電話。

  但幾乎沒人知道他父母租住的房子在哪兒。老人在北京不認識什麼人,很寂寞。他對父母說:“他們不是看你們,是看我的權來了。如果都來看你們,我的工作怎麼做?”

  中石油油田板塊改組,可以從地方油田調京300多人。孫波的妹妹想調到北京,孫波一句話就可以解決的事,卻拒絕了。從此,妹妹再沒向他提過。

  2004年“五一”節,孫波帶父母到承德游玩。他沒用專車,而是自己花錢租車。工程建設公司后勤處處長王春明至今保留著這張租車發票。

  “他的做法有時會得罪一些人。但他正直,沒有邪氣,從沒想要拉誰,他也就沒什麼可害怕的。”王春明說。

  2009年底中亞天然氣管道通氣典禮,他給妻子打來電話:“媳婦兒,我們把這事做成了,這裡面也有你一份功勞。”這是妻子聽到最好聽的一句話。

  管道即將通氣前,孫波與女兒孫逢時說:“想想將來家裡用的氣,是我們從中亞運來的,多驕傲啊,將來我可以跟我的外孫炫耀,說姥爺做了一件很偉大的事情。”

  或許因為虧欠,總想付出更多。“他會經常捧著我的臉親一口。你說哪有幾個爸,我都十五六歲了,他還背著我滿屋子跑。”女兒說。

  海外奔波,無論到哪兒,孫波的行李中,總放著一個小絨毛玩具,這是女兒送給他的。“我把它留給爸爸了,讓爸爸在天堂不會寂寞。”

  正月初十是孫波的農歷生日,和女兒同天,這一直是孫波的驕傲。但這是緣,更是痛。“爸爸走了,我再也不會過生日了。”

  愛,轟轟烈烈,獻給了祖國的油氣事業,不私留一分﹔愛,含蓄內斂,對父母妻女,難挽一生遺憾。

  孫波,你拋得下妻女,拋得下老父老母,拋得下為之奮斗終生的海外石油事業嗎?

  孫曉軍在丈夫去世后一直住院。“孫波,你是家裡的頂梁柱,你不是說要在退休后好好補償我嗎,我依靠了你一輩子,巴望你一輩子,你怎麼就這樣走了?”

  守在父親的病房前,女兒一夜長大。“我爸肯定能挺過這一關,他前半輩子都獻給石油了,什麼都沒為家裡做,他一定要醒過來,后半輩子為家裡做貢獻!”

  孫波去世后,再也瞞不下去的王春明和同事一起,向孫波父親透露了消息。“我早預感到孫波不好了,你們都忙,不用管我。多關心一下孫曉軍,她嫁到我們家沒過上好日子。”平靜地說了這些話,老人閉上眼睛,任淚水縱流。

九五至尊vi娱乐场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